012  商陸
作者:374119093      更新:2018-11-16 17:23      字數:2176
    天蒙蒙亮,濃重的霧氣還未完全散去。初秋的早上,天氣有些微涼。

    一輛青蓬馬車在官道上極速向前。前后各有護衛模樣的人,似是保護著馬車中的人。

    寂靜的清晨,一切還未蘇醒,靜的可怕。忽有寶劍出鞘的鳴吟,撕裂這寂靜的清晨。

    變故陡生,行進在最前的兩匹馬齊齊跪倒在地,因慣性的力量,人與馬都被甩出幾丈遠。駕車的車夫及時勒緊韁繩,但之前速度太快,這會仍是阻止不了去勢。馬匹傷了,青蓬馬車也歪歪斜斜地倒在一側。

    一行人還未擺好陣法,便如被施了定身法,一動不動,片刻,重重跪倒在地。

    同樣的瞪大眼睛,同樣的脖頸上一絲紅線,慢慢地,紅線延伸到身下的地上,聚成一片猩紅。

    那是血。這些人卻是被一劍封喉。

    一藍衣公子從一眾黑衣人后面走出來,突然出現的數十黑衣人又如鬼魅一般隱了身形。

    翻倒在一側的青蓬馬車內,半夏額頭上滿是豆大的汗水,嘴唇蒼白干裂,可見的脖子上、手腕上是一條條的抓痕,雙手被反綁在身后昏迷著。

    半夏再次醒來的時候,是在一個小醫館。空氣中彌漫著半夏熟悉的藥草香味,隱隱傳來石碾子碾動藥草的“察察”聲。

    “你醒了?有沒有哪覺得不舒服?“從門口走來的藍衣青年端著藥碗,見半夏醒了,把藥碗放到一側的矮桌上。

    來人半夏并不陌生,甚至因為小藜的原因還有些熟悉。

    商陸,前段時間半夏被小藜拉著,沒少在云泉山莊與他“偶遇“。

    商陸見半夏有些懵然,眼中似有困惑,好像不明白為什么在這里遇見自己,便主動解釋說:“義父派我去膠州有些事情,在路上正巧看到你似被挾持,便使了個計將你救了出來。“

    半夏點點頭,“謝謝你。“

    “不用客氣,一則你是山莊的客人,我沒有理由不救,二則咱們見過那么多次,也算是朋友,更沒理由不救了。“說到見過多次,似乎也想到了小藜,不由輕笑一聲。

    “咚咚咚”醫館的醫女敲響木門,隨即推開門,把托盤里的餐飯擺好。

    商陸禮貌地向醫女示意,轉過頭問半夏,“你現在能下床吃飯嗎?”

    半夏比剛才剛醒時精神好了許多,但仍是手軟腳軟沒有力氣下床。商陸明顯意識到了這一點,扶半夏坐起來,在她背后摞了兩床被子,讓她可以不費力地半躺著。

    接過商陸遞過來的粥,半夏慢慢喝著。

    喝完了粥,又把商陸進來時端的藥喝了。藥很苦,但半夏僅僅是皺了皺眉頭,并沒有說什么。

    那幫黑衣人給她下的“噬骨散”不是致命毒藥,只是非常折磨人,通常用于刑訊逼供或者恨毒了的人。她能聞出來藥是解毒后修復元氣的,想必是身上的毒已解。

    半夏有些猶豫,但她真的想知道一些事,但不知道會不會讓別人為難。

    商陸似有所感,“你有什么問題想問嗎?”

    半夏不好意思地點點頭,“你知道之前和我一起的二……嗯,問荊和小藜二人現在在哪嗎?”

    “我找人去打聽了,似是往藥谷方向去了。“幸虧商陸在救下半夏的同時著人同時打聽那兄妹二人,不然現在還真不知怎么回答。

    剛才商陸說綁架她的那群黑衣人好像是往膠州方向去的,二哥是猜到自己一定會被帶到藥谷嗎?

    “我想回藥谷,你方便帶我回去嗎?“半夏知道自己解完毒,身體還比較虛弱,一個人回到藥谷確實比較難,而且現在自己已經被人盯上,以后的每一步都可能有危險。她也不想將商陸扯進自己的危險處境,但現在確實只能向他求助。

    “當然沒問題,但是半夏姑娘,你現在身體比較弱,需要修養幾天的。“確實順路,所以商陸一口答應了下來,只是擔心半夏的身體。

    “我沒事,可以走的。”

    下午時,半夏與商陸一同出發,前往藥谷。半夏雖有心騎馬,可商陸考慮到姑娘家的身子弱,還是堅持讓半夏乘馬車。

    藥谷氣候濕熱,適宜植物生長,常年郁郁青青。當然,也不可避免有些毒花毒草毒蟲瘴氣什么的。特別是入口處的一片密林,瘴氣常年不散,那塊“此處有瘴氣,小心入內”的牌子,還是半夏十歲那年不忍心看人枉死此處,花了足足八天刻了一個和當時的她一般高的木牌立在林子外。每每從這路過,師傅必定要嘲笑一番半夏的字,不忍卒“看”。

    此時,看著這塊字寫得歪歪扭扭的木牌,小藜眼中掩飾不住擔憂之色,反觀問荊,則平靜的多。

    “二哥,怎么過去?”

    “瘴氣沒有可解之法,事先服下清氣理瘀的丸藥,再用清水浸透的棉布捂住口鼻,盡快穿過這片森林。”

    好在問荊方向感較強,兩人并沒有在林中耽誤多久,不過一刻鐘,便穿越了這差不多有三里深的密林。

    出了密林是一處小山,,翻閱了小山便是豁然開朗的一片空曠平地。感覺空曠是剛從密林出來,這一片地雖然也長了許多高高低低的綠色植物,零星幾顆大樹,空曠卻并不荒涼。

    這大概就是藥谷了。

    這一路行來,農人也都收獲谷物入倉了,接下來就是寒風蕭瑟的入冬了。而藥谷地處南方且眾山環繞,氣候宜人,連植物都比別處的更生機勃勃一些。

    另一邊,半夏剛開始聽從商陸的安排,路途中乘坐馬車,也不過是過了一天,便提出兩人騎馬趕路。商陸自然是憂心半夏的身體,但半夏是醫者,且更了解自己是身體狀況,自然不會冒著生命危險去趕路。在半夏的堅持下,兩人騎馬奔馳。

    半夏自小在藥谷長大,自然有不用穿過有瘴氣的密林那條路,她和師傅經常出入藥谷,其他地方即使沒有路,這么多年也能踩出一條路來。正因如此,兩人也只比問荊和小藜晚了一日到達藥谷。

    藥谷如往常一樣靜謐安然,幾條彎彎曲曲的小路穿過低矮的植物,盡頭是一座略顯簡陋的小院。小院的墻是用籬笆圍起來的,因為天氣溫暖濕潤,用來做籬笆的樹枝有的竟然長出了枝葉。再往里,是用木頭搭建的房子,為了防潮防蟲,房子下面密密地打了木樁,整個房子離地有個嬰孩高。

    離家好幾個月了,半夏的腳步略急,似乎有點迫不及待見到她家老頭兒。
女校体操队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