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亡靈詛咒(一)
作者:鋒尚銳志      更新:2018-10-18 11:14      字數:2092
    雷霆震震響徹九天,無盡硝煙彌漫。

    箭矢交織,無數的滾木礌石凌空而起。

    殘陽斜射,血紅色映照下的胤斌滿目滄桑。

    “陛下,是時候了。”一道清風吹來,清靈道長落在胤斌的身邊。

    “這么快么?”聽到清靈道長的聲音,胤斌轉過身子沖著他望了一眼,眼眸中閃過一絲苦笑,接著道,“原本還想著能夠在這絕龍嶺再呆三天呢,誰曾想連半天都不到就要這么放棄了。”

    說罷,胤斌的目光落在殘破的大蠹旗上,癡癡地望著,良久方才有了反應,不住地搖首嘆息。

    望著胤斌的這幅神態,清靈道長只是靜靜地看著,既沒有上前勸阻,也沒有開口說什么。

    “清靈兄,你和陛下再次感慨什么呢!”西華長老的聲音飄然而至。

    胤斌當即回過身去,望見身上滿是血漬的西華長老連忙作揖,西華長老大手一揮,高聲說道:“陛下就不要搞這些繁文縟節了,還是趕快撤離此地為好。”

    此時,鬼方國大軍在蒼蛟的帶領下已將華夏軍隊的陣地悉數占領,絕龍嶺被其團團圍了起來。

    聽到西華長老的話,胤斌黯然無語。

    “陛下小心!”就這這時,西華長老突然一聲大喊,隨即右臂猛地一揮,一道弧形氣旋從其衣袖內甩出,繼而“哐當”一聲傳來,一支流失斷成兩截落在胤斌的身旁。

    “非是我不愿意離去。”未幾,胤斌緩緩開口說道,“只是墨寒前去尋找軒轅澤,至今音訊全無,我等若是就此離去——”

    胤斌說出了自己心中所憂。

    “我倒是何事。”胤斌話音剛落,西華長老忽而提高嗓門接著說道,“陛下勿憂,此時交與貧道便是,陛下還是盡快隨著清靈兄一同撤往太陽城,再做計較才是!”

    “陛下。”西華長老的話剛剛出口,一直站在胤斌身邊沉默不語的清靈道長直勾勾的盯著胤斌緩緩開口說道,“陛下盡管寬心,墨寒與軒轅澤將軍安然無恙,只不過他們現在遇到了一點小麻煩。”

    “什么麻煩?”聽到清靈道長的這句話,胤斌原本黯淡無神的雙眸突然散發出光彩,殷切的望著清靈道長,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這件事陛下就不要過問了。”清靈道長的聲音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天下蒼生與墨寒、軒轅澤二人孰輕孰重,想必陛下心中清楚的很吧。”

    聽到這話,胤斌一愣,旋即滿臉愧疚之意的沖著西華長老作揖道:“前輩,墨寒與軒轅澤之事就拜托了!”

    一語言罷,胤斌轉身大步流星而去。

    望著胤斌步履鏗鏘的身影,清靈道長不住地搖首嘆息。

    “清靈兄,這是怎么了?”西華長老有些不解的問道。

    “陛下宅心仁厚,怕是遲早要吃虧啊。”清靈道長滿目擔憂的說道。

    西華長老一時無語。

    “若是陛下生在尋常人家,宅心仁厚算是積累功德,可是陛下畢竟為華夏共主,如此心腸放在太平盛世倒也不錯,但在這風云激蕩之際,沒有些鐵血手腕,遲早是要——”

    說到此處,清靈道長突然停了下來,雙眸投向了慘淡的蒼穹。

    蒼穹中黑霧彌漫。

    “清靈兄這是累了?”看到清靈道長這幅神態,西華長老倍感吃驚。

    像是萬千余年來,西華長老還從未見過清靈道長如此。

    “他是怎么說的?”西華長老突然盯著清靈道長問道。

    聽到西華長老的問話,清靈道長將目光收回,沉吟片刻后說道:“他說這一切自是劫數,我等還是早些做些打算。”

    “可是——”盡管心中早有了預感,但是對于清靈道長的回答,西華長老還是吃了一驚。

    “西華老弟,墨寒之事便拜托了,至于華夏——”說著,清靈道長的目光投向了胤斌消失的方向,“至于華夏之事他早已做好了打算。”

    言訖,清靈道長衣袖一甩,腳底祥云叢生,緊隨胤斌而去。

    陰風疾疾,雷霆轟隆,震耳欲鳴。

    望著黑色冤魂揮起的巨拳,軒轅澤鎮定自若。

    “黑骨,你也不過如此。”軒轅澤睥睨一眼冷笑道,“多少年的老把戲了,還敢拿出來丟人現眼!”

    “呵,好大的口氣!”聽到軒轅澤如此說,黑骨一聲冷嘲,接著便不再言語。

    但見他右臂一旋,一股陰冷之風從其背后竄出,而就在此時,那正朝著軒轅澤揮去的巨拳頃刻間停住,忽而光芒閃爍,片刻光景竟又有無數巨拳幻象從中噴薄而出雨點般的沖著軒轅澤砸落飛奔而來!

    “亡靈詛咒!”看到這般景象,軒轅澤一愣隨即脫口而出!

    聲音剛剛落地,軒轅澤雙臂駕起,護在頭顱上方,口中念念有詞。

    剎那間一道清晰可見的氣流在軒轅澤的身邊拔地而起,彈指間將其護在其中。

    就在氣流化為屏障將軒轅澤護在其中的瞬息之間,無數的巨拳幻象乒乒乓乓落下,擊打在屏障之上。

    俄頃,屏障上光芒四濺,火焰灼灼。

    隨著巨拳幻象的攻勢不斷加強,軒轅澤漸漸地覺察到體內真氣正在流失,自己有些力不從心了。

    “軒轅澤,本尊倒要看看你這廝還能撐到幾時!”很顯然,軒轅澤的狀態被黑骨窺透的一覽無遺。

    “休要在那放肆!”軒轅澤咬緊牙關厲聲呵斥道。

    此時,軒轅澤的額頭已是汗水密布,衣襟被浸的濕透,整個身體在不知不覺中朝著后方緩緩移動。

    地面上,一道鮮明的劃痕清晰可見。

    話雖如此說,但軒轅澤心里清楚他不可能就這么僵持下去,且不說修為真氣正在損耗,就是時間也不允許。

    “將軍!”墨寒在一旁看得真切,連忙沖著軒轅澤大聲呼喊。

    聽到墨寒的聲音,軒轅澤一愣,旋即沖著墨寒望去,卻看到墨寒沖著黑色冤魂的左邊努嘴,軒轅澤的目光隨之望去,突然間發現在那黑色冤魂的左邊不遠處是一灘水汪,心中一亮,登時有了主意。

    “孽障,你的死期到了!”一語言罷,軒轅澤那原本緊抱的雙臂突然松開,身體瞬間站直,而生成不久正在護著他的屏障也在彈指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望見他這副動作,包括黑骨在內的所有人一時愣住。
女校体操队彩金